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保证食品质与量都要靠科技

发布日期:2021-07-09 14:14   来源:未知   阅读:

  我们常引以自豪地讲,用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22%的人口。然而,我们也用掉了世界上35%的化肥。

  中国农业最大的现实是人多地少,这也让解决粮食问题最大的出路只能寄托于提高耕地单位面积的粮食产量。新中国成立以来,政府为实现粮食自给自足,可以说是殚精竭虑,采取了包括引进高产作物、提高复种指数、改善灌溉条件和使用化学肥料等措施。

  虽然农药、化肥为我国食品供给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也带来了土壤、水等环境污染,以及农药残留等食品安全问题。

  “今天,我们取得了辉煌的发展,特别是科学技术的进步,但是代价也是非常大的,首先是整个生态系统的代价、环境的代价、资源的代价。未来我们不断增加的人口还能不能继续生存下去,是一个大问号。”生态文明论坛秘书长、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教育部原副部长章新胜坦言。

  在这一疑问下,可持续农业被提出来。与会不少专家认为,中国古法农耕在可持续发展过程中有许多可借鉴之处。“古法农耕相当大的一个比重就是道法自然,也就是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育自然的办法,来进行我们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章新胜说。

  “我小时候在一个非常落后的农村,呆到了18周岁。那时候,农村没有一家一户有过垃圾的。比如,剩下的柴草作为燃料烧了;比如吃的鸡蛋,剩下的鸡蛋皮,会剁碎喂鸡,增加了鸡的蛋白质营养成本。这就是可持续发展。”外交部原部长李肇星说。

  早在100多年前,时任美国农业部土壤所所长、威斯康星州立大学教授富兰克林·金考察中国农业后,写了一本书《四千年的农夫》,介绍说,“在中国,无论是人类的还是动物的粪便都被细致地保存下来,并作为肥料。此外,中国农民为了使土壤能保持肥沃,自古以来便施行豆类作物和多种其他作物轮作的方式,而欧洲直到1888年,才有科学家发现根部有较为低级的生物体寄存的豆科植物,对维持土壤中的氮素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农药、化肥、激素……一些现代技术在农业上的利用,其“双刃剑”的作用,让不少人怀疑:“是否是科技的进步,导致了食品安全的问题?”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农业安全包含了“供给安全”和“质量安全”两方面,这个安全的概念是一个不断发展的,与时代的发展是一致的,要客观求实地去思考。

  海南省农业厅厅长江华安就表示,关于食品安全问题,应该放到历史背景下去看,“在食品短缺的年代,我们需要用化肥、农药等技术,增加农产品产量,保证最基本的食品供给;而随着农产品供给得到保证后,我们则需要考虑减少农药、化肥的使用,提高农产品的质量安全。”

  “以后世界人口依然在增加,我们要用相同、甚至更少的土地,养活全球90亿人。据联合国有关组织测算,到2030年,我们要生产比现在多50%的粮食。”前欧盟负责农业和渔业委员、阿尔巴赫欧洲论坛主席FranzFischler说,“这些都要依靠科技的进步,新品种的研发。”

  美国嘉吉公司副董事长way说:“生态农业也不等于回到过去,农业无论是量的安全,还是质的安全,都需要科技支撑。比如,美国很少的农民养活了那么多的人,也是依靠了许多现代的科技。”

  其实,目前农业产品的高科技含量已经非常广泛,从生命科学到化学、物理、机械制造,都跟农业息息相关。

  “古法农耕,讲究天、地、物的和谐,天人合一、物质循环利用,这是我们要汲取的精髓。”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农业部副部长李家洋说,“但是,古法农耕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例如不利于集约化、标准化,与在有限的土地上产生更高的农产品有一定的矛盾。”

  “现代农业的发展内涵就是环境友好、资源高效、永续发展。这也是我国未来农业发展的必由之路。”李家洋说,“特别是考虑到我们国家土地资源有限,人口数量依然在增加,在这样高度的生产力的压力下,如何保证环境友好,高效利用资源,能够确保我们农业生产出足够的农副产品,而且是健康的、生态的、安全的,需要我们进一步探索与实践。”

  与会人士表示,要破解这个矛盾,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也需要现代科技的进步。“我们需要更多的创新,生物技术的开发,才能在保量的同时,保证质的安全。”FranzFischler说,“我们现在有一个新的理论,就是发展持续性的、集约的农业,生产更多,投入更少。”

  PaulD.Conway说,随着越来越重视消费者权益的保护,食品质量安全非常重要,但是现代农业、有机农业不是回到过去,不能排斥现代科技,“在美国中西部,我们就利用了现代技术,根据检测农作物生长和土壤的变化,有针对性的施肥、灌溉等,就有效地减少了化肥和水的使用量。”

  监管也是实现生态农业的一个手段。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主任王运浩说,绿色食品,在生态农业条件下,神算子香港正版挂版牌神算子香需要环境更优越,标准更严格,监管更到位。目前全国有7696家企业生产了1.9万多个绿色产品。

  “我们怎样让农药、化肥得到合理的使用呢?一是要依靠我们农产品供给水平,另一就是法制的完善和监管的完善。”江华安说,“农产品安全,是我们农业追求的目标,因此,我们要更加地善于应用新的科学技术和现代的监管手段。”